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    第三十七章 (第2/3页)

去,毕竟苏清奺受了不小的伤,肯定要知会董氏一声的。董氏得了信,一个晚上担忧的睡不着觉,第二天一早就赶到了庄子上。

    “你来了也好,这孩子太懂事了,在我们面前连一滴眼泪都没流过,你好好去安慰下她吧!”杨氏也料到董氏一定会来,只是没成想来得这么早,怕是天还没亮就出门了。也知她心中着急担忧,便也不说什么,直接让她下去了。

    苏清奺的伤看着有点吓人,手上脸上额头上都是血痕血印子,特别是额头上那道伤疤,两侧的肉都有些外翻,可见伤口之深,董氏心疼地直掉眼泪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要了我的命呀!”董氏把苏清奺一把抱在怀里,哭的伤心不已。

    “娘亲!”苏清奺见到董氏,从出事到现在一直忍着的泪水才有了决堤的现象。容貌对这个时代的女子有多重要,她比任何一个六岁的小女孩都清楚。那些疼痛、委屈、害怕、担忧,在见到母亲的那一刻全部都爆发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奺儿,奺儿,莫哭,娘在!你放心,天下的好大夫那么多,娘一定不会让你脸上留疤的!”董氏心疼地恨不得能自己替女儿受了这伤。这个女儿从出生起,就身娇体弱,她是费尽心思好不容易才把她养大。好不容易现在身子骨健康点了,又遭逢如此大难,真是让她这个当娘的心都要碎了。

    “娘亲不用担心,明乐公主请了白太医为女儿看过了,说是将养两年就能好,不会留疤。”发泄了压抑在心中的情绪后,苏清奺只觉得浑身都轻松了不少。听了董氏的话后,连忙从她怀了抬起头来,宽慰道。

    董氏只是听人来报,说是九小姐跌进了刺梨丛中,脸上手上都受了伤,大夫看过并无大碍,再多的也就没有了,所以对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并不清楚。

    “这事究竟是怎么回事?怎的还牵扯到了明乐公主?”

    苏清奺便把这几天发生的事情细细地说给了董氏听,从他们在路上偶遇明乐公主和宋知晏,一直到自己为了救宋知晏摔进刺梨丛,包括后面杨氏为了苏清桓向明乐公主请罪的事情,都娓娓道来,说的很是详细。她也是为了给董氏提供更多的信息,好让她考虑接下来该怎么办?对于罪魁祸首苏清桓,她非圣母,自己受的还苦有小哥被冤枉,自然不可能就任由杨氏把这事轻轻皆过。原先没计较是因为身边没靠山,现在靠山来了,自然是有怨报怨,有仇报仇了。苏清奺相信,以董氏的手段,苏清桓绝对讨不了好果子。

    “娘!”这时苏清栎听到消息也赶了过来,见到董氏后便哭了起来。“娘,我没照顾好妹妹。出门前我答应您要好好保护妹妹的,我没做到,您罚我吧!”

    董氏摸了摸小儿子的头,知道他这两天经历的担忧和委屈也不少,便安慰道:“这是突然事件,与你没有关系。娘听你妹妹说了,是你一直陪在她身边安慰她,所以她才没有那么害怕。而且在桓哥儿冤枉你的时候,你还证明了自己的清白,你做得很好!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没有妹妹勇敢,是妹妹提醒了我,我才能没让三哥给冤枉成功的。”苏清栎被母亲表扬后,有点不好意思。其实他根本没有董氏说的那么好,反而是妹妹一直在安慰他,帮助他。

    都说女人是水做的,可苏清奺觉得苏清栎比自己更像女人。若是被父亲苏彦武看到他这般动不动就哭,肯定是要责罚的。不过,撇开这些小缺点,他真的是个很有责任心的好哥哥。昨天一直陪着她,连端茶送水的活都给他包了,就差给她喂饭了,最后还是夏嬷嬷看不过去,把他撵回去了她才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你们都是好孩子,母亲定不会让你们白白受此罪的。”董氏将两个孩子一左一右地揽进怀中,保证道。

    “三哥他品德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